QG官博为Ahri发声:如果再遇smlz希望向他道歉!

作者:baTT 来源:15w 发布时间:2016-10-24 11:27:40
  QG官博发布长微博为曾经的WE.A辅助Ahri发声,长文中Ahri表示希望为以前的事向SMLZ和以前的队友道歉。

>>>2016全球总决赛报道专题<<<

  在昨日,QG的官博在微博发布了为曾经的WE.A辅助,SMLZ的搭档Ahri阿狸发声,原文中更是透露Ahri希望下个赛季再遇到SMLZ的时候跟SMLZ为以前的行为道歉。

  QG官博微博:

  QG官博原文如下:

  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心无法义无反顾地作出选择。眼前的纠葛冲突,是自我情感的萌生,令他感到愧疚的,是感情两字背后世事的困扰,并由此体会到了压抑的心境。

  然而,他的意识最终还是出现了觉醒,对曾经的言行产生反思,对自己的追求有了自觉地选择。

  Ahri诉诸于行动的向往注定会给他的过往一个交代。因为热爱,其志不改,最终抵达了不同时代的世界。

 

热爱

  “回想在WE.A,和他们一起Rank赢了很多,我记得很清楚,都是有共同方向的。”听着他的自白,我在心里试着理清他过去的四年,从2012年“同福碗粥”到现在。

  四年前,英雄联盟各支战队陆续兴起,刚上大一的Ahri那时正赶上电竞热潮,职业选手的起动期。他好奇,也似乎突发了什么灵感,就顺势给同福战队去了消息,不料后来就这样跟着战队走上了职业道路。

  Ahri身边的朋友都很是羡慕,尽管游戏打得好,也还真凑巧撞见了进入战队的机会。放在现在,很多人也会羡慕那个选手少,竞争不残酷的时代,很容易就能脱颖而出。但那个时候也是电竞选手的贫穷期,大多数人的收入仅够生活,全凭热爱才从事这个职业。

  WCG2012世界总决赛,同福DOTA战队战胜LGD获得了冠军。相反,阿狸所在的LOL战队一路打进了TGA区域决赛时,却突然呈现出一副衰弱状态,输给Rstar使他们失去了进入TGA总决赛8强的资格。

  这个结果成为同福战队精神上的羁绊。战队解散后,恰逢WE青训队组建,2013年,阿狸通过层层选拔,进入青训队担任主力辅助兼队长。WE青训队开头并不顺利,上半年又是在上海区预赛输给了当时的Rstar战队,与TGA联赛分道扬镳。到了下半年又重新冲击省赛,总算进了TGA总决赛,却在4强的时候败给了LGD

  可以想见,本就缘起于一种热爱,未曾做好面对挫折的心理准备,压抑和沮丧是包括Ahri在内所有人脸上都会写出的神情。

 

焦灼

  时代在巨变,总有遇事不顺的时候,如果说冠军是一道坎,固然会有整年来一无所得的失望,所幸承受下来了。WE青训队更名为WE.A,生动描绘了2014年电竞精神的突破,这个动力开启了WE.A的黑马时代。

  当年的G联赛是WE.A的翻身之战,经历了一年的酝酿,汲取了各方面教训后,猛然“抬头”拿下总冠军。

  还有一段往事,是阿狸就两年前呛声Smlz以退役回应的话题,他叹息自己做事缺乏理性。时值WE.A以全胜战绩,总榜第一打进LPL,“我出现了擅自离队的情况,后来队伍成绩下滑了,其实跟我有很大原因。”

  感情与职业之间的相互拉扯,仍是私情难舍,占据了主导。正因他不能控制自己感情的热度,他又一时冲动,做出了日后万分后悔的选择。

  “我的做法是不可理喻的,我的苦恼真是太大,失去了才知道它的宝贵。”Ahri蓦然显得很激动,“很长时间我都无法原谅自己,后来的状态很束缚,真的希望能回去,再和老WE.A的队友好好打。”

  我常常想,假如他一直都不是敏感的,一直都不存在欲言又止的“对不起”,那他可能就不会就此放弃,而是继续打下去。

  在外界看来,“撕逼”之后阿狸就“消失”了。事实上一年间Ahri尝试过各种转变,但除了渴望重返赛场,其他门路对他均显得没有说服力。

QG.Ahri

 

衷情

  退役后的Ahri一下子蒙了,不由心生挫败感,仿佛“身体被掏空”。2015年,阿狸应邀到lspl联赛当了一个赛季的解说,后来发现自己对通过这种方式出现在大众视野而感到难受,是发自身心的不喜欢。

  Ahri意识到了前路受阻,往后的日子恐怕更加艰难,感到心累的他放弃解说身份,回家后,每天就是打Rank。

  “那么,我能怎么办?我一直都想重新打职业。”阿狸向我回忆起最终草草收场的原由,每天起早贪黑Rank就是为了保持状态,尽一切艰辛都是为了那句期待实现的话。

  今天,我不想用坚持这个词形容,就好像还隐含他做一件事,并不是自己喜欢的,只是因为别的什么意愿,所以才必须去做。

  尽管我最初想要弄明白问题的来龙去脉,但曾经那个时代本身——答案已不需孜孜追寻,只不过,阿狸怀念的是充满青春色彩的时代和那分开已久的现实。

 

"童"话

  “是很后悔那时放弃我的职业生涯吧,毕竟职业选手的黄金期也就那几年。”已不知多少次,他这样反问自己:“难道我就这样去过以后的生活?”他仅想圆一下未走远的梦,至于愧疚和遗憾,正是可以拿来填补的。

  2015年末,Ahri得偿所愿,重新进入Newbee战队担任替补辅助,打了一个赛季储备联赛,有限的曝光率使他的回归没有迎来太多期待。

  如果仅仅需要上了场,看看孤独的灯光倒也还好,终究能够习惯,了了一桩心愿。可更要命的是,他心里有着太多的“热情”,要给少年时代的童话着上颜色,还要出彩。

  加入新QG,夺得LSPL赛季赛冠军是一气呵成的。依旧是队长,他本人倒是淡然,称只想做好自己:“有时候说多了,别人反说你在辩解,没什么意思。现在我也只能用行动证明,然后,如果明年见到老贼的话,我想跟他说对不起,也对不起当时的队友。”

  正如刘同所说:“看淡了,就意味着,我仍是我,只是尽可能表现出来的是更多人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我。”

  在我眼里,这才是他可贵的地方。

  到了现在,四年过去,职业选手艰苦的日子已经不在,“那一代追梦人”也多已风流云散,其中有的是无限风光,过着富贵的生活去了,另一些,则成为过气时代的老屌丝,就剩下回忆了。

  关于阿狸,我总有直觉,他的内心深处始终住着一个热心天真,意气风发的“童”话。那是一个他现实中正与之相亲相近的童话。

 

后记:

  我喜欢回忆,回忆是一件很值得动情的事。从做了大量阿狸的访谈到写成此文,我用了一周时间来重新整理串联起那段记忆。

  打职业这个想法从阿狸上小学开始就有了,“依稀记得是看了一场WCG魔兽的比赛,就觉得当职业选手很酷,从此就想着长大以后当一名游戏的职业玩家。”后来上了初中,又是看着WCG魔兽人皇SKY拿冠军,使阿狸有了动力,兴奋的他坚定了打职业的想法。

  WE.A战绩连胜那段时间,不成熟的阿狸开始自我膨胀,就没有很纯粹了,包括他个人也有很多错乱。“离队之后,队伍已经找好了辅助,再想回来就已经回不来了,毕竟走了。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退役,会变成那样。”阿狸言语中充满了不舍。

  回忆过去,会发现很多细节,其实有很多东西当时都看不出来或是并不在意,没有更多的想法,但现在我们去回忆就会寻找到。这不止是一个道歉就能道明的,作为一名职业选手来说,阿狸算是比较大龄化了,虽然中途有两年时间没打,他的想法依然很强烈。从他的内心不愿意去原谅一些冲动的言辞,不难理解,他想去表达的是什么,绝不是有违初衷的逃避。

  在被问到“回归职业选手是怎样一种体验”时,阿狸说:“这么多年,我觉得很失败,我失败是因为我连最大的职业舞台都没登上过,都没有试过。”短暂的停顿后,他继续说,“所以我这次回来了,我的目标很简单,我不想跟谁比,我也不想把目标定的很远大,我就是想做一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明年在LPL赛场上好好打一下比赛,拿到好的成绩。”

  原文来自天草/QG

  Ahri与SMLZ事件回顾:

  在2014年SMLZ还在WEA(即WE青训)的时候,SMLZ因为不满当时的辅助Ahri经常带女友来基地影响自己以及其他职业选手训练,而在微博与辅助Ahri公然撕逼,认为中国电竞就是因为像Ahri这样的混子太多了。而在此事过后Ahri也是一走了之,直到今年夏季赛才复出QG真正LSPL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