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S6的冰与火之歌:ANX战队中辅采访

作者:DUDU 来源:PentaQ 发布时间:2016-11-20 11:30:28
  ANX战队在世界赛后真的是名声大噪,他们的辅助选手那一头长发更是成了一个标志。最近,记者通过邮件采访到了ANX的中辅两位选手,一起来看看他们是如何看待比赛和生活的吧。

>>>NEST2016全国总决赛专题报道<<<

  2016年10月7日,Albus NoX Luna战队在经历了66分钟的艰难鏖战后战胜了公认的夺冠热门ROX Tigers,也同时创造了历史,成为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舞台上第一支进入到淘汰赛阶段的外卡战队。这支队伍来自CIS(独联体)赛区,总部位于俄罗斯,队伍成员以俄罗斯和乌克兰队员为主,巧合的是,那一天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生日,网友们把ANX历史性的突破戏称为“献给普京大帝的礼物”。

  而现在,2016全球总决赛已经结束,但这支队伍带给英雄联盟玩家们的美好回忆却不会磨灭。目前休赛期已经开始,我们也对这支队伍的辅助选手Likkrit、中单选手Kira以及教练通过邮件进行了采访。

 

神秘的独联体赛区

  9月4日,ANX在S6的外卡赛区选拔赛中以3:2战胜了在之前的比赛阶段中无往不胜的拉丁美洲战队Lyon Gaming,成为了第二支晋级世界赛的外卡战队。

  “我们没有自己的服务器,没有多少线下比赛,赛区没什么钱,粉丝也没几个。”这是来自ANX战队辅助Likkrit所描述的赛区现状——如同俄罗斯的冰天雪地一般,荒凉至极。而就在一天之前,刚刚锁定了S6名额的另一支外卡战队INTZ却来自于一个什么都有的赛区。巴西赛区有自己的服务器,很早就有了自己的线下联赛,粉丝基数庞大,和“一穷二白”的独联体赛区形成了鲜明对比。 

来自巴西赛区的INTZ战队

  而两个赛区的战绩也差距明显,巴西赛区已经连续三年把自己的代表队送进了S赛,而独联体赛区在国际赛场上的上一次露面还是在S3赛季的世界赛上。当时的外卡赛区代表队,来自立陶宛的GamingGear.eu战队以1-7(1胜是对TSM)的战绩结束了小组赛,但略显尴尬的是,这唯一的一场胜利是在TSM眼看出线无望后,猩猩队长选出提莫打AD后才随缘拿到的。而从S4赛季开始,外卡赛区就成了巴西和土耳其的天下。

  俄罗斯本身是个电竞历史很久,氛围也很浓的地区,老牌俄罗斯LOL战队M5一开始是以CS、Dota等项目起家,另一家知名的俄罗斯电竞俱乐部Virtus.pro,也是世界知名的以CS和Dota为主项目的电竞豪门。

  正如Likkrit所说的那样,“在俄罗斯这些游戏的受众占比大概是Dota五成、CS四成,LOL只有一成。Dota和CS在俄罗斯的历史更为悠久,在家庭网络还没普及的时代,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过在网吧玩CS 1.6和Dota的经历,因此Dota和CS在俄罗斯的人气要更高。还有一点很有意思,那就是Dota粉丝都非常讨厌英雄联盟。”

  俄罗斯的电竞历史和电竞氛围并没有为它的LOL项目带来任何优势,直到2015年年底,CIS赛区才有自己的官方联赛LCL,而LCL赛区的常规赛还是在线上进行的,直到季后赛阶段才进入到线下比赛。ANX的队员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比赛,他们平时各自呆在自己的家中训练、比赛,直到季后赛大家才会见面,但比赛结束后大家又回到各自的家中。

  战队和队员的收入也不乐观,据说,ANX队中五个人的收入加起来也没有Dark Passage(土耳其顶级战队)一个人的收入高。而一次赛区冠军的奖金合人民币也不到16万元,比起LPL赛区冠军的150万元或者是LCS赛区的10万美元都相差甚远。

ANX队员一落地就接受了采访

  但在这次世界赛ANX以八强的战绩创造了外卡赛区的历史后,队员们在回国降落在谢列梅捷沃机场时受到了粉丝们的热烈欢迎,当时在飞机上呆了20个小时早已疲倦不堪的队员们,被机场热情的粉丝吓了一跳,队伍中单Kira说自己从打职业到现在,从没想到这样的待遇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我只想着要把游戏打到最好,没想过别的。”也许一支战队的崛起并不能代表一个赛区,但ANX在本次世界赛上的出色表现无疑让人们对这个神秘的赛区又多了几分期待。

 

Albus NoX Luna

  在每个赛区,都有那么一两支统治力超强的战队,而ANX的前身Hard Random便是14-16年期间独联体赛区的领头羊。队伍连续两年离季中赛只有一步之遥,在今年春季赛结束后,Hard Random的原班人马更名为Albus Nox Luna,并再度拿下LCL联赛夏季赛冠军。在这之后ANX在外卡资格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让二追三击败Lyon Gaming,第一次获得了站上国际舞台的机会。

  但对于大多数英雄联盟粉丝来说,即使外卡战队的故事再精彩,在真正到国际舞台上进行角逐之前,他们在粉丝心中也不过是几个字母而已。外卡?那个在世界赛上拿下一场胜利都能上网站头条的赛区?

  在ANX成功从A组出线后,Likkrit虽然很开心,但也有点难以置信:“我们来这儿之前完全没人听说过我们,谁也没指望我们能打出什么成绩来。在大家的战力排行榜上我们都是垫底的,除了Riot的Jatt——谢谢Jatt把我们排到第十五(一共十六支队伍)。”

  而这样一匹黑马在赛后采访中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常规赛阶段全在线上比赛”,“队员在自己家里训练、比赛”,“季后赛才在一起集训了一个月,但马上我们就各回各家了”,“开赛前还有人在玩魔兽世界”,“来到美国后才开始训练”,这些在其他赛区观众看来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他们的常态。

  而我们在熟悉ANX战队之后,反而对这支队伍在世界赛上的表现愈发感到不可思议,他们来自一个尚不成熟的赛区,却靠着自己爆发的巨大能量,击败了LCK赛区头号种子ROX、EU LCS赛区头号种子G2,以及NA LCS二号种子CLG。

 

长发少年Likkrit

  “电竞斯嘉丽”、“电竞耶稣”、“赛后采访小王子”——这些称呼都指向了同一个人,ANX的辅助选手Kirill “Likkrit” Malofeev。这个留着一头顺滑长发的男孩,在赛场上却杀气逼人,辅助布兰德是他的拿手绝活;在赛后的采访中,他又慷慨激昂,在舞台上留下无数金句。

  不知是谁发现了Likkrit的长相和知名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颇有几分神似,这一话题也随着ANX在世界赛的高歌猛进而急速升温,成为全球总决赛期间的热门话题。对于大家都说他像斯嘉丽这件事,Likkrit自己倒并不介意,因为斯嘉丽也是他很欣赏的女演员,不过当事人倒是觉得,他和这位影后并无太多相像之处。而他的一头飘逸长发是从S3时期开始蓄的,也就在差不多同一时期,他正式开始认真玩英雄联盟。

  在中国,如果一个少年跟父母说要做一名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多半会换来父母的O型嘴和白眼,这个当年刚刚成年的俄罗斯少年也不例外。他的父母对他做职业先手的决定感到无比震惊。Likkrit之前并没梦想过要当个职业选手,但是后来他意识到游戏确实是他的追求,如果不打职业的话,他说自己可能会成为一个代练。不过经过一段时间后,Likkrit的父母同意了,虽然这段拉锯期磨难颇多,但经历过这件事之后,他也和父母对彼此反而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A组出线战之日中,ANX的小组赛收官之战(不算加赛)败给了G2,而这也是G2在小组赛的唯一一个胜场。Likkrit在与Sjokz的赛后采访中说:“感谢G2,当即使赢了一场也不会对结果有什么影响的时候,你们依然满怀斗志地战斗到了最后。但所有人都觉得你们没有资格代表一个赛区的时候,你们却依然能为自己而战。”而这段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演讲”的赛后采访也被称作是本届世界赛最动人的时刻之一。也许身为外卡赛区出身的选手,Likkrit比他人更能体会这份不易。

Likkrit在每次赛后采访中都镇定自若又妙语连珠

  每个电竞选手或许都有过想放弃的时刻,而对Likkrit来说,之前对战Hard Random和SUP的两次失败就是他的心结。在外卡赛区,只有奋斗到最顶端才有被全世界粉丝看见的机会,而输给SUP的那场让他倒在了拿到2015年季中赛门票的最后一关。但当初因为输给Hard Random而心碎的Likkrit不会想到,不久之后自己也变成了这支队伍的一员,还伴随着这支队伍来到世界舞台上创造了历史。

  每个职业选手在放下鼠标键盘后身上都有着他们这个年纪平凡少年的影子,Likkrit之前的直播头像是火影三代目,不过他表示他并不是火影迷,但他非常喜欢火影忍者的设定,并向我们介绍,“Hokage(火影)”这个词也是俄罗斯的网络流行语,用来形容某人至高无上的能力。他还透露自己很喜欢看书,特别是科幻小说,最近大热的单机游戏文明6也让他深深沉迷。不过他也表示,他在排位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业余时间,要知道,Likkrit可是一位曾经登顶西欧服务器的辅助选手。

  “不被人看好,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失败”,这名长发俄罗斯少年实现了自己说过的话。

 

Kira——工作与学业,事业与家庭

  ANX的队员主要由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构成,Likkrit来自俄罗斯,Kira则来自乌克兰,不知是不是相互影响的缘故,两人都是卷卷的俄式英语口音。相比队伍里的其他成员,中单Kira的成名更早,他在2015年代表外卡全明星队,参加了洛杉矶的全明星赛,并靠着自己堪称神级的冰鸟表现一战成名,当时很多人都认为Kira完全有征战EU LCS联赛的能力。

  在全球总决赛赛后采访时,已经“见惯大场面”的Kira还跟记者开起了玩笑,在一位记者询问Kira LCL联赛的情况时,Kira故意反问道:是关于什么的,关于LCL联赛是否存在吗?在回答其他问题时,Kira还会时不时地抖个机灵——当他形容他第一次和他的队友在线下比赛、训练的时候,他打趣道,“一个月不到我们就对彼此感到厌倦了”。

  生于1993年的Kira一年半以前才大学毕业,他的职业生涯则始于2014年,他说巧合来形容自己走上职业选手这条道路的过程——当时他只是想找支队伍玩玩,结果发现,怎么还赢了不少比赛呢。在走上职业之路之前,他是西欧服高分段的知名冰鸟玩家,终于有一天,他用这个英雄将西伯利亚的寒风袭卷到了真实的国际赛场上。

  “我和Likkrit,冰与火,组合在一起,很强势。”他如此形容自己的冰鸟和Likkrit布兰德的中辅组合。

  在多数人的概念中,电竞选手的形象都是稚气未脱的小毛孩,但Kira却已经成家立业有妻有女。所以比起其他选手,他还多了丈夫和父亲这两个身份。Kira在走上职业道路的同年与妻子Victoria结婚,他们的女儿已经一岁了,这个小家伙在父亲打游戏时经常会饶有兴趣地在父亲身后观看,但Kira本身却不希望他的女儿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因为在他的概念中女孩最好还是不要当职业选手。也许为人父母都是这样,自己如何选择都不会后悔,但牵涉到儿女却总是会多些顾虑。

  Michael “Kira” Garmash的id来源于死亡笔记,他的梦想也是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中单、最好的选手。经历了这次世界赛,他的自信心也提高了很多,“现在我知道我们是支还不错的队伍了,不是最好的,但也不是最糟的!”

  目前ANX的选手们已经结束了休息期回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教练也表示为了迎接休赛期之后的改动,整支队伍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在世界赛上取得突破性成就的ANX战队,势必为LCL联赛带来更多的目光和更多的机遇,而他们在未来,会面临更多的挑战。

  除开本土联赛的挑战,他们还将面临来自其他外卡赛区的竞争,成熟的巴西和土耳其联赛,开始崛起的拉美赛区,谁也不知道ANX只是昙花一现,还是会延续自己奇迹之师的表现,但就像Likkrit说的:“如果说在我职业生涯中我希望粉丝能记住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这次世界赛了。”也期待这群迷人的俄罗斯人今后能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0
0